沐鳴注冊平臺_沐鳴代理平臺_沐鳴代理注冊【官網登錄入口】

【沐鳴登陸地址】東莞限購沖擊波:落戶生意火爆 深圳人立志攢夠五套房

原標題:東莞限購沖擊波:落戶生意火爆,深圳人立志攢夠五套房

  7月24日,東莞,晴。在號稱負離子每立方米高達一萬個的松山湖區域,金域松湖、翠瓏灣等幾個高端樓盤,繞著華為總部圍成一圈,房子很靚,云朵很美。

  在這里,房產中介三步一家。某家連鎖中介門口,掛的還是2019年5月的東莞房價:松山湖區域均價為3.4萬元/平方米,南城區均價為2.7萬元/平方米。

  這個價格早已成為歷史。當天房源信息顯示,翠瓏灣二期新房均價躥至5.2萬元/平方米,其中一套還被馬克筆劃掉了,改成了5.5萬元/平方米。

  下午4點,中介小艾吸著奶茶接了個活兒。第二天,一個廣州女孩和男友要來看房。組長叮囑她,這對情侶對東莞不熟,多帶他們走走。

  7月25日0點,東莞一月之內第三次官宣限購政策。這對情侶爽約了。

  此次東莞市住建局聯合12個部門共同發布的《關于進一步促進我市房地產市場平穩健康發展的通知》(以下簡稱《通知》),被稱為東莞“史上最嚴”樓市調控政策。通知明確,新政后購買的房子,需要取得產權證滿3年方可交易;非東莞戶籍全面限購,無論是買新房還是二手房,至少需要1年社保才能在東莞買房;家庭名下有兩套房的,將不能再買房。

  一覺醒來,一大波人失去了買房資格。

  炸鍋

  消息一出,不下5個東莞買房群集體炸鍋。

  7月25日凌晨2:50,“叮咚”一聲的微信提示音顯出夏夜的靜。某個在東莞開印刷廠的外地老板在群里憂傷地發言:二手房沒機會上車了。早晨6:17,群主轉發了他連夜撰寫的限購新政推文:“個人認為,此次限價比較溫和。”

  更多人是早上知道這個消息的。

  從清晨7點開始,東莞買房群里的“叮咚”聲此起彼伏。有不少人已經走到簽合同、付定金甚至銀行貸款到位的階段,但因為不符合此次限購人群的條件,變得極度焦慮。

  “半夜雞叫啊。”“一覺醒來沒資格了,今天約好去看二手房的。”也有剛剛過戶的人出來哀號:“我是不是高位站崗了?”

  “其實之前也有聽到一點限購的風聲,但覺得7月2日的文件已經限購了,就沒有催中介幫我網簽。”在深圳工作的女白領顧心,剛以4.5萬元/平方米的均價入手一套東莞南城的房產。

  入行2年的中介小艾也認為,短時間內,東莞不太可能三度限購。

  小艾是從剛需客的角度出發分析的:“東莞的外地人太多了,很多人沒有社保和公積金,限購會誤傷一片。”長期在碧桂園銷售一手房的詹先生則認為,如果現在加大限購力度,大量的新房庫存有可能積壓到明年,一旦開發商們為了回款降價甚至虧本出售,就會出現一二手房倒掛的局面。

  更多人深信,在東莞買房是剛需,不存在打擊和限購的必要。

  “東莞南臨深圳北靠廣州,現在正是吸引人才的時候。如果限購,怎么吸引來自深圳的高收入人群?”“要考慮買不起房的深飄的感受啊。”“都是中介炒作的,催你買房呢。”

  7月24日下午5點左右,東莞買房群里有人喜滋滋地發話:“都快下班了,看來限購的消息是假的。”

  苗頭

  漲了大半年,東莞這次限購的苗頭不是沒有。

  7月21日就有中介放出消息:本周五,東莞將開啟限購。沒幾個人當回事:“這個月初,東莞剛剛出了限購政策啊。”

  7月2日,東莞面向一手房市場發布預售體量限制、收緊新房限價政策;7月15日,東莞發布《關于加強商品住宅網簽銷售信息公開的通知》;10天后,《通知》的出臺令外界直呼意外。

  一個月內,東莞樓市連打三次補丁,原因只有一個:樓市太熱了。

  根據房訊網數據,今年以來,東莞房價一度領漲全國,無論是一手房還是二手房,均漲幅驚人。一手房方面,東莞萬江區、厚街鎮、東城區漲勢尤為兇猛,其中萬江同比大漲48.8%;二手房方面,房價跳漲嚴重,尤其是松山湖、南城區等區域的二手掛牌價普遍突破4萬元/平方米,部分房源甚至沖上6萬元/平方米。

  在小艾負責的翠瓏灣小區,上半年,有業主買房不到三個月,就“掙”了100萬元。而出售房屋的業主中,每早出售一個月,就意味著少賺20萬―30萬元。“翠瓏灣三期的一個業主,4月份以3.3萬元/平方米的均價賣了房子。5月份,同樣戶型,均價漲到3.6萬元/平方米。”小艾回憶。

  據小艾介紹,7月初調控政策出臺后,市場反應微乎其微。東莞購房群里,大家反而討論得更熱烈了。

  “被調控的地方才值得入手”“調控就是為了漲得慢一點”“再不買,松山湖、南城要6萬元/平方米了!”每天入群咨詢買房的人越來越多,很多人公開表示,手頭已經有2―3套房,但還是想觀望入手。

  “上半年的這次大漲,把東莞的城市定位進行了一次普及:大灣區重要城市、交通中心、供不應求、產業集群。”買房群里,有人總結出“囤房”的四個原因。

  落戶

  大家很快發現,對東莞市戶籍人口來說,這次限購新政幾乎沒有任何殺傷力:依然是新房限2套,無社保要求;二手房不限套數。

分析人士:行業擴容 全國性AMC危中有機

人士,amc,全國性,行業,有機,下降,公司,中國信達,公告,集團,【沐鳴娛樂官網登陸】【沐鳴娛樂如何代理】,

  “深圳‘7·15’新政是戶籍與社保資格雙限,東莞則依然是對非莞戶的社保單限,那就要看東莞的產業基礎是否足夠吸引人才落戶東莞,從而直接打破新政門檻限制了。”易居克而瑞深圳區域總經理陳洪海在解讀新政時分析道。

  “仔細一看,這根本就不是限購,而是利用買房增加東莞的戶籍人口,只要入戶就還能買買買啊。”7月25日當天,最初的焦慮過后,智慧的群眾在買房群里給出了自己對此次限購新政的解讀。

  但問題來了:有多少人會為了買一套房子落戶東莞?

  “我咨詢了很多中介,都說雖然貸款下來了,但因為還沒有網簽,還是交易不了。”顧心是研究生學歷,入戶東莞不難,只需要出示一個月以上社保和居住證即可。但她說,如果這次買房失敗,就不會考慮入戶東莞了:“都走到這一步了,居然還是不能買房,這兒的政策也太不人性化了。”

  另一位手頭已有2套東莞房產的陳松同樣拒絕放棄深圳戶籍:“東莞戶口沒有深圳戶口值錢,我怕放棄了以后就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  話雖如此,《通知》發布后,東莞戶籍服務機構的生意頓時火了不少。

  東莞樓市大V們是最靈敏的,除原有的買房群外,又紛紛開通戶口咨詢群,并在群里推薦了數個代辦戶口的中介。7月25日晚9點,一位專職考試入戶的機構員工還在加班。“今年,通過我們機構考試入戶的人已經有5000人了。”該員工說,以往外地人入戶的主要原因是為了孩子上學,這兩天咨詢的基本上都是炒房客。“他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,趕緊改口,”是剛需,不是炒房。

  攢房

  這半年來,東莞高企的房價,到底是靠剛需客漲起來的,還是讓炒房客給拱起來的?

  近10年,不少年輕人都覺得,東莞正慢慢褪去“打工者天堂”的刻板印象,取而代之的,是“深圳創新+東莞智造”的新標簽:以華為的松山湖科研中心、萬科的建筑研究中心、大疆的研發部門等為代表,東莞松山湖陸續聚集起大量來自深圳的企業

  深圳和東莞在產業領域已經進入良性的互通循環。這兩年來,以“東進戰略”引流部分深圳常住人口到周邊城市如東莞、惠州,加速深莞惠都市圈一體化,成了深圳官員們經常掛在嘴邊的城市發展重點。

  眼下,從深圳北站坐高鐵到虎門僅需17分鐘。東莞正在修建地鐵1號線、3號線等延伸至臨深片區,均為未來直接接駁深圳地鐵埋下伏筆。正因這樣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,不少人認為,過去一年東莞房價的暴漲,只是填平了這一廣深房價洼地原本應有的價格。

  “我來東莞7年了,最初買房,是因為老家縣城的房子也不便宜。”東莞某五金廠老板李茂生來自江西贛州市某農村,2013年剛來東莞時,老家縣城的房價已近8000元/平方米,而東莞靠近莞城的小區新房才1萬元/平方米出頭。

  奮斗了幾年,廠子規模越來越大。2018年,李茂生又花了300萬元為即將結婚的兒子購買了一套十里江灣的別墅。年初和對門鄰居交流,李茂生發現這套別墅已經漲到了500萬元。今年6月,有中介打電話來問:600萬元賣不賣?

  李茂生不認為自己在炒房:“我純粹是被東莞的創業環境吸引的,這里產業鏈完整,想要某種紙箱、零件,很容易就能在隔壁工廠里找到合作的。去深圳找我的海外客戶談生意,也很方便。”

  李茂生同時提到,疫情期間,兒子投資的日料店虧損嚴重,外貿行業也受到重創,一些工廠主不得不轉戰樓市。在他們看來,房子才是硬通貨。“我疫情期間沒買房,但我理解那些買房的老板。生意不好做,錢放在銀行又貶值。甚至到了什么情況呢?如果你手頭沒幾套房產,銀行可能都不敢貸款給你。”李茂生說。

  和李茂生不同,在東莞,真正的買房剛需,來自于一批在廣州和深圳工作的年輕人。

  深圳這些年房價暴漲,很多剛畢業的年輕人即便擁有高學歷,也漸漸失去在深圳買房的希望。

  陳松結婚多年,2015年和2020年分別購置一套東莞房產,總共帶來大概250萬元的增值。由于在深圳福田上班,夫妻倆不可能每日通勤,目前這兩套均價為4萬元/平方米的房都在出租。而在福田,安居客顯示,6月掛牌均價為9.7萬元/平方米。

  陳松夫婦計劃等孩子出生了,雙雙辭職定居東莞。“這輩子打算在東莞攢五套房,這是普通人最接近財務自由的方式了。”“如果需要買第三套房,我會讓老婆或者孩子入戶東莞,我保留深圳戶籍。”陳松早已規劃好一個家庭的未來,“也算是沾一點東莞戶口的福利吧。”

  卡在網簽流程的顧心快30歲,擁有一套婚前房產是她一直以來的心愿。在深圳,她無法實現這個愿望,但在東莞,她找到了自己心儀的房子,“如果這次能夠成功買房,我就可以放心結婚了”。

  對像陳松、顧心這樣在深圳打拼的年輕人來說,內地家鄉發展緩慢,已經是回不去的鄉愁;單靠目前的薪水,又無法在短時間內買到深圳的房子。兩難之間,只有把目光投向東莞。

  轉戰

  7月25日限購政策發布當天,東莞凱旋國際某75平方米房源,立減30萬元;萬科松湖傳奇某97平方米房源,立降15萬元。但到7月27日,據小艾透露,兩套降價的房子仍然沒有賣出去。

  就在一天前,東莞買房群已經重新恢復了往日生機。

  “需要看房的找我報名,今晚6﹕30看房。”一位正在出售學區房的業主在群里吆喝。她出售一套莞城學區的地鐵房,小學和初中可以就讀莞城中心小學與東莞中學。因為好的學區房仍然是緊缺資源,限購對她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。

  陳松也認為,即便此次限購政策出臺,東莞房價不會跌,甚至還可能繼續漲。“限售從2年加碼到3年,市場上的房源減少了。三年后,等新戶籍人口再來一波高峰,很難說東莞的房價會不會再繼續漲下去。”

  官方數據顯示,2010年以來,東莞常住人口由822.48萬人增至2018年的839.22萬人。2019年,東莞常住人口達到846萬,對比珠三角城市,僅次于廣州、深圳,列地級市第一。東莞此次限購,有可能會吸引這一部分人入戶。

  “疫情期間,公安部門掌握了更多常住人口數據。實際上,東莞常住人口已經超過1000萬了。”東莞公安部門某工作人員形象舉例,“現在出門越來越堵車,你沒見海底撈和喜茶店也越來越多了?”

  7月27日,小艾說自己的不少同行開始轉發惠州房產的廣告了。這些中介不約而同地更新了自己的朋友圈:深圳7·15新策,我帶你走到路上,你失去購房資格 ;東莞7·25新策,我大半夜被吵醒,看你買不了東莞 ;別考慮了!我怕過兩天帶你走到一半,惠州沒房了。

  (文中小艾、陳松、顧心為化名)

(文章來源:時代周報)

(責任編輯:DF522)

,【沐鳴娛樂的代理是誰?】【沐鳴平臺登陸地址】

網貸新規加速正規持牌機構發展

網貸,新規,機構,銀保監會,網貸行業,盛極一時,投資人,深受其害,洪水猛獸,中國

點贊
七星彩历史开奖结果